徽乐官网-安徽人的社交平台 - www.huile123.cn
收起左侧

[幸福妈咪] 汉土广深·诗五首

[复制链接]
查看: 1033|回复: 0

52

主题

52

帖子

23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30
发表于 2019-11-22 21:4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汉土广深·诗五首

  诗人野牛

  (刘昌先)

  之一·采灵

  身本凡胎,

  因灵而异。

  缥缈天地之间,

  未见一丝痕迹!

  然则有之无之,

  判若泾渭。

  采灵,

  随顺自然而外广内含!

  声息通江河湖海,

  神志托岗陵山岳。

  涉清溪而知寒,

  呼山岚而辨新。

  欲随五谷长,

  善同苍穹深。

  借风声去远,

  立高眼望宽。

  千草万木比天地,

  流溪泛光卵石鲜。

  青青地面,

  八面来风。

  繁花似锦,

  处子啜吮。

  虽暮犹春,

  才思广益。

  亦凡亦仙,

  灵气使然!

  2010-1-10

  之二·运肌

  既生天地良久,

  父母精华,

  日月哺育;

  端的一表人材!

  肌强体壮,

  眉目深远。

  上下求学,

  四方交.友。

  蓄势待为!

  抬手击山,

  击山撼山;

  举身摧地,

  摧地风卷;

  断喝,虎狼骇然,

  宁静,鬼魅躲闪,

  坐地,亲友平安。

  好男儿,

  大志气,

  巍巍若山!

  荫一方水土,

  儿孙繁衍!

  远方闻名,

  路人生敬;

  书生知之,

  青史渲染。

  壮哉,

  神武!

  2010-1-11

  之三·叩地

  立身为人,

  存一方水土!

  四时变化,

  春夏秋冬;

  绿野繁花,

  五谷间长。

  人畜家禽混杂!

  日出,大地勃勃生机,

  青山流水啭鸟不已;

  日没,星夜悄寂深幽,

  夜兽人梦林木承露。

  浑然一体,自然之养育!

  地利万物,

  万物成于泥亦败于泥。

  人,为君为臣,

  为民为匪,

  皆获地利而养身,

  依泥土而站立。

  生生息息之恩,

  莫厚于土!

  春来之初,

  开祭膜拜,

  是为:叩地。

  以敬神灵共先祖。

  2010-1-15

  之四·望天

  历世既深,

  乃知有天。

  望天,

  日上日落,

  穹广云散;

  星月满天,

  夜露寂然。

  前出后.进,

  自变,

  亦他变。

  高不附根,

  必变!

  不变不是天。

  天既变场,

  时是机;

  时,时时有,

  得机,未见遍一。

  智者观天而畏,

  愚者陶然如昔;

  比肩尘世,

  杂杂然凡俗之乐!

  或遇时变,

  天机不可夺!

  知而勿躁,

  方见高逸!

  身在林泉,

  遥比天心,

  不露声色而互为知己!

  智则通,

  通则智。

  不碍时,

  不救世,

  但求自保。

  或可洪水劫后而不亡!

  或曰: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此正一人之能!

  古贤已有未必虚妄!

  2010-2-10

  之五·守气

  既知天命,

  未及大贤;

  不通则守,

  谓之守气!

  气聚而得形成制,

  气散而失形败制。

  凡生命无生命莫不如此!

  飞禽走兽,

  游鱼鳖虾;

  山石草木,

  节令气候;

  皆不能外!

  气有定数,

  祷之不长,

  咒之不折。

  事不过三,

  辄兴辄亡。

  因而谓守,

  不谓贪!

  守之,

  渐去;

  不夭不猝!

  贪,

  以为万世,

  神仙不及也!

  守,

  不妄为,

  不饕餮,

  平平常常,

  此退守!

  世代相袭,

  此进守!

  缓而不着痕迹,

  祥而待变;

  以长寿月,

  以长儿孙福禄。

  却不过之!

  过之,

  痴也!

  不足语矣!

  气乃何物?

  自然之精!

  不食不息,

  无影无踪;

  说在即在,

  说去即去;

  信之似无,

  不信似有。

  浑浑然半旬时光,

  难察也!

  2010-2-11

  QQ:173669348

  野牛智谋工作室
 

  诗人野牛作家黄野,战略空间学创立人,暹华文化研究院副院长

  喻化的诗思与哲思

  ——野牛《汉土广深·诗五首》的文化解读

  吴平安

  坦率地说,当诗题映入眉睫的瞬间,脑际条件反射.出现的是一个人云亦云的术语——宏大叙事( Grand Narrative),或者至少是阿伦·麦吉尔的“主叙事”(master narrative),即对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叙事。

  不能说这一判断没有根据,何谓“汉土”?当然是汉家之土,即中国的主体民.族汉.族的生息之地。诗云“维天有汉,监亦有光”,“汉”原指天河、宇宙银河,自刘邦称帝之后,作为上古时期黄帝和炎帝部落后裔的炎黄子孙,而后的“华夏”或“诸夏”子民,始有“汉人”、“汉.族”之称的文化共同体。“广”者,广袤,是空间意义上的辽阔,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广哉阔哉;“深”者,深远,是时间意义上的悠远,煌煌5千年历史,悠哉,久哉。在此时空之中,炎黄子孙,世代繁衍,成为地球上最大的一个民.族,郁郁乎东方,为世界文明贡献着独特的中华智慧。

  这种望文生义的最初一瞥,很容易得出结论:这是一首“为伟大祖国伟大人民高唱的赞歌”,倘若对诗人野牛(原名刘昌先)多一份了解,知道其宗谱可追溯到汉王刘邦一脉,则“颂歌”色彩无疑更强更浓了,而颂歌式的诗篇,是改革开放前中国诗坛流水线上的标准件。不过话说回来,诗,无论是“言志”还是“抒情”,基于人性的相通性,言何志抒何情便有共同性,所谓喜怒哀乐,人之常情;所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所谓“夫子言之,於我心有戚戚焉”(《孟子·齐桓晋文之事》)。但怎样言志,如何抒情,其仰仗的形式机制,便显示出巨大的差异性来,辨别诗人之优秀或平庸,这是其区分度的一个重要参数。

  全诗由《采灵》、《运肌》、《叩地》、《望天》、《守气》五首构成一个系列,由动宾结构组成的五个词组,具有内在的逻辑性,其中心词分别是“灵”、“肌(肉)”、“地”、“天”、“气”,而“灵”与“肌(肉)”的结合,即“人”是也。显而易见,全诗咏叹的是中国文化中占据核心地位的天、地、人及其相互关系,不同处仅在于其先后序列的调整,以及补充了三者共同的本源“气”而已。

  《采灵》、《运肌》两首可以联系起来解读。人猿揖别,先祖站立中原,煌煌五千年文明史拉开了序幕。这不是个一般的人,是一个“大”人,是一个“肌强体壮,/眉目深远”,“端的一表人材”的“好男儿”,有“大志气,/巍巍若山”。

  古文字学家指出,甲骨文、金文中的“大”,字形像一个成年人,遂以其具体事物来表示一般的“大”。“黄族又自称曰华,华,大也。自称曰夏,夏,亦大也。华夏本名由此而起,隐身而为雄张之义。”(王献唐《炎黄氏族文化考》,齐鲁书社1985年版,第122页),由此我们可以判断,大汉民.族在诗人笔下,业已被具体化,或曰诗化为一个个体的“好男儿”了,此一返璞于汉字思维的运思,奠定了流布全诗的隐喻性,遂与前述的颂歌体划清了界限。

  当然,前两首既然并列,便有一个孰前孰后的问题,这看似不过是行文的章法,却牵扯到一个“灵”与“肉”,即“身体”与“精神”两者关系的大问题。

  在《汉土广深》发表的前后,中国文坛上的所谓“身体写作”,乃至于“下.半.身写作”正呈一时之盛,这其实是在商业逻辑和消费主义裹挟的当下,中国社会生活的纪实性反映,而西方自叔本华、柏格森开启的现代哲学对生命意志的张扬,弗洛伊德对原始欲.望下深层心理的描述,法兰克福学派对理性压迫的反抗,福柯对身体被理性规训的揭示,如此等等,则客观上为“身体写作”提供了理论支撑,并再次牵动了中国理论界的深度介入。摆放到这一背景下,将《采灵》置于《运肌》之上,即“灵”在“肌(肉)”前,便有深意存焉,这是对世俗潮流的反抗,是在承认“身体美学”的历史合理性时,对其局限性的反拨。这一反抗和反拨,并没有退回到柏拉图时代,退回到灵与肉的对立,乃至于尊崇灵魂贬斥肉体的奥古斯丁时代(许多国人对这样的年月记忆犹新)。

温馨提示:
1、在徽乐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徽乐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徽乐官网-安徽人的社交平台-www.huile123.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