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乐官网-安徽人的社交平台 - www.huile123.cn
开启左侧

【独孤怪影】回乡人与夜店仔

[复制链接]
派派酱哦实名认证 发表于 2019-4-27 11: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故事均用第一人称叙述
1.甘肃回乡人
依稀记得那年,同往常一样,年前从新疆乌市乘火车回到甘肃老家,我的家庭并不富裕反而可以说穷困潦倒,虽然缺钱,但是亲戚却一大把,我有六个叔叔,爸妈常年与我和妹妹们定居新疆生活,老家的房子荒了许久,回到家自是把房子从里到外拾掇了一遍,看着凑活能过夜,一个个累的精疲力尽,没多久便睡下了。
但那晚我却异常清醒,任是怎么翻腾也睡不着,意识清晰,窗外是夜与层层叠叠绵延的山,我家住在山外与山相望,一览无遗,对于这山熟悉又陌生,熟悉它的轮廓,自是儿时的回忆,陌生深夜的它,我的五叔住在山中,因为穷,我看了表,凌晨2点余,鬼使神差的,索性睡不着,我起身准备去五叔家。
跟着儿时的记忆在山里游走,打小我记事起,我家信仰道教,自己也略懂一二,走着走着,窄小的土路口,伴着月光我看见一个男人,背对着我,看不见样子,身着一件老式墨绿色的军大衣,我吓了个机灵,心想这大晚上的谁在这这山里晃悠,四下望了望,发现也只得走这条窄道通往五叔家,硬着头皮向着男人的方向走,就快走到男人身边的时候,他转过身,我悬着的心突然着体了。
那是个老汉,脸上攀满皱纹,我不认得他,却也正常的紧,本想着擦肩而过了事,老汉却叫住了我,“年轻人,这么晚来这山里作甚?”我回道:“嗨,我这睡不着去俺五叔家看看。”接着老汉从军大衣中掏出一根烟递给我,问我这个抽不抽?我婉言谢绝了,他便自己点上吸了起来,就这样他同我并肩通行,一路上问了些家长里短,快走到岔路口时,他顿住脚步问道:“你走左边还是右边?”我看了看回道:“左边。”
他伸手指了指说道:“我走右边。”我同他礼貌到了别,便朝着五叔家的方向走去,没多久便到了,扣了老半天门,也没人应,没办法我使大力敲了敲,这次听到俺五婶悠悠地问道:“谁。”我回道:“我是你侄儿。”俺五婶夜是不信,硬是磨叽许久才将门打开,俺叔俺婶的行为我是理解的,在这山里遇到奇奇怪怪的事情多了,人也变得谨慎多疑起来,俺叔看着俺责怪道:“这大晚上的,跟你说了再别进山。”我只得嘿嘿一笑。
说着说着,我把刚才遇到的老汉给我叔我婶提了一提,我婶子突然脸色苍白,我意识到许是有问题了,没敢多问,我叔却开口了:“侄,你遇见那老汉三天前才过世。”第二天,我便高烧不退,一病一周。提及这件事情,是因为后来在脑中回忆,岔路口的右边只有一片坟地....
2.夜店仔
20岁左右那年,我是个看场子的,说白了就是个混迹夜店的社会人,南方夜里11点左右酒吧开场,每天熬到凌晨2-3点散场回家,自己独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老房子,常走夜路。
那天晚上同往常一样我和朋友还有他的女朋友一起散场回家,每次回家都要穿过错杂的巷子,没有路灯,黑漆漆一片,我调侃常走夜路,连鬼也怕,我朋友损了几句我装大胆,在我们那里2-3点已经算是深夜了,除了跟我们同样的职业人就是些酒鬼,小姐,所以一路无人,路过一条小巷的时候,我们看见身后走来一个老头,花白了头,两眼无神,因为太黑也没看清太多。
走到岔路口时,我朋友和他对象突然说自己今晚要去亲戚家住,总另一条道,老头依然与我们几乎平行的位置,我也没多想,只是觉得奇怪,这么晚一个老头在街上晃哒啥,和朋友告别后我继续向前走,第二天再见到朋友时,他有些愧疚地问我:“昨晚你没事吧?”我莫名其妙的回道:“没事啊...”
紧接着他攀到我耳边说:“昨晚那老头没有脚。”
上述故事均为事实事件叙述,源自民间角落,喜欢【独孤怪影】话题的朋友,晚间时刻我等你。
文/派派酱

徽乐官网-安徽人的社交平台-www.huile123.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阅读排行更多+
服务热线
www.huile123.cn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意见反馈:475531066@qq.com

扫一扫关注我们

Powered by 徽乐官网   © 2015-2018 徽乐网.( 皖ICP备15015088号-1 )

鄂公网安备 4201050200020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