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的烦恼:投阿里巴巴19年赚1700倍,买Arm 60年才能回本

2020-7-26 23:19| 发布者:徽乐官网| 查看:163| 评论:0

摘要:软银作为一家风险投资机构,对 Arm 短则 38 年,长则 60 余年的回收成本时间,显然是不能接受的。换句话说,当初孙正义花 320 亿美元收购 Arm,明显是买贵了。

划重点:

1

软银作为一家风险投资机构,对 Arm 短则 38 年,长则 60 余年的回收成本时间,显然是不能接受的。换句话说,当初孙正义花 320 亿美元收购 Arm,明显是买贵了。

2

” 人到中年 ” 的 Arm 正面临两大挑战:一是成长触及天花板,二是对手 RISC-V 迎来成长的机会。

3

国内大大小小的芯片设计公司,包括华为海思、紫光展锐这样的大公司,均已投入 RISC-V 阵营。

2017 年,也就是以 320 亿美元现金收购 Arm 公司一年后,日本软银集团主席孙正义对投资者说:” 我是英国退欧后,首批对英国进行大赌注的人之一,我将把 Arm 交易视为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交易。”

然而,三年后,孙正义却 ” 反悔了 “,打算将 ” 一生中最重要的交易 ” 转手。近日多家外媒报道,日本软银集团正在研究各种选择,包括全部或部分出售 Arm,传说中的接盘者包括苹果和三星。

孙正义的烦恼:投阿里巴巴19年赚1700倍,买Arm 60年才能回本

三年前的 ” 小甜甜 ” 为何突然就不香了?

一、IP 授权,看上去很美

软银集团出售 Arm,表面看起来是手头紧,缺钱。

5 月 18 日公布的 2019 财年报告表明,软银当年营收约 5680 亿美元,微幅上涨 1.5%,税前利润和净利润分别亏损 125 亿美元、88 亿美元,而 2018 财年还盈利 130.5 亿美元。

这是软银集团成立以来录得的最大一次亏损,但不是最后一次亏损,因为让软银集团大出血的愿景基金最糟糕的时候才刚刚开始。2020 年 4 月初,孙正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承,由于新冠疫情肆虐全球,愿景基金投资的 88 家公司中至少有 15 家将会破产,死亡率高达 17%。

要避免企业失血,软银需要变现资产,缓解资金压力。

问题是,软银投资的企业中,既有字节跳动、阿里巴巴本地服务、滴滴、作业帮等一线中国互联网企业,也包括 Grab、Rappi 等明星独角兽公司,它们个个看起来都不如 Arm 稀缺,并且具备在行业的垄断地位,为何首先被软银插标售卖的却是前程远大的 Arm?

因为,Arm 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强大的生态,以及创新的 IP 授权商业模式,只是看上去很美使 Arm 变成孙正义心中难以言说的一个 ” 坑 “。

Arm 的收入主要有两块,一是 IP 授权费(license),二是对每颗采用 Arm IP 的芯片按比例抽取版税(Royalty)。

无论授权还是抽取版税,Arm 面对的都是数量有限的 B 端的企业客户,而不是庞大的 C 端消费用户。更为重要的是,Arm 的 IP 授权模式主要有四种,授权费高达数百万美元的是标准模式,针对中型设计公司,更高的是定制授权模式,针对华为海思这样的大型设计公司,而对晶圆代工厂和小型设计公司的授权费并不高,主要和芯片出货量相关。由于中大型企业客户数量有限,最终限制了授权模式总的销售收入不会太高,目前每年最高不超过 18 亿美元。

孙正义的烦恼:投阿里巴巴19年赚1700倍,买Arm 60年才能回本

至于版税,平摊到每颗内核上,也不算高。2019 年 Arm 的版税和授权收入为 15.5 亿美元,其中版税占 2/3,大约是 10.33 亿美元,而同期客户卖出 64 亿颗 Arm 授权的 CPU,平均每颗 CPU 的版税收入为 0.16 美元。

二、孙正义回本时间长达 60 年

从收入角度看,Arm 的增长也十分平缓。根据软银财报,从 2015 年到 2019 年,Arm 授权费和版税收入之和分别是 14.35 亿美元、15.75 亿美元、17.05 亿美元、16.45 亿美元和 16.63 亿美元,如果将这 5 年的收入连成一条线,会发现基本就是一条平躺的曲线。

有限的企业客户数量和不算高的版税收入,限制了 Arm 的成长空间,拉长了软银收回成本的时间。2015 年到 2019 年,Arm 的净利润分别为 8.43 亿美元、8.27 亿美元、4.36 亿美元、2.79 亿美元和 2.76 亿美元,5 年平均净利润为 5.322 亿美元。按此计算,软银需要 60.12 年才能回本。

考虑到 2017 年净利润大幅下降,是由于研发投入猛增的因素,但即使按表现最好的 2015 年计算,软银要收回投资,也需要大约 38 年。

软银作为一家风险投资机构,对 Arm 短则 38 年,长则 60 余年的回收成本时间,显然是不能接受的。换句话说,当初孙正义花 320 亿美元收购 Arm,明显是买贵了。

收购 Arm 完全无法和孙正义一生中最重要的另一场交易相比。

那场交易就是投资阿里巴巴。

1999 年末,孙正义向马云投资 2000 万美元,截至 2018 年 10 月 23 日,这笔钱所对应的股份价值,已经狂飙为 1087 亿美元。即使算上软银集团后来向阿里巴巴的注资,孙正义也赚了超过 1700 倍。

孙正义的烦恼:投阿里巴巴19年赚1700倍,买Arm 60年才能回本

孙正义在 Arm 身上花了 320 亿美元,回报要赶上阿里巴巴的话,赚取的利润将超过 54.4 万亿美元。这显然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更为重要的是,Arm 的成长已面临现实挑战,使软银收回投资成本的努力,变成迢迢征途。

三、两大挑战

自 1985 年发布第一款 Arm 处理器后,掐指算来已过去 35 年,” 人到中年 ” 的 Arm 正面临两大挑战:一是成长触及天花板,二是对手 RISC-V 迎来成长的机会。

这些年 Arm 的高速发展离不开智能手机爆发式增长带来的红利,使其架构横扫移动设备市场,更是成为安卓手机 SoC 芯片必备内核。

但从 2017 年起,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 15.07 亿台的峰值后,开始下滑。根据市场调研公司 Strategy Analytics 公布的数据,2019 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 14.13 亿台,相比 2017 年下滑 6.2%。

由于 Arm 的中高端内核授权市场集中于智能手机,因此这一市场的下滑,直接连累其收入下跌。从 2018 年起,Arm 的专利授权收入下降 11.5%,2019 年专利授权收入在 5.82 亿美元,增长 6.4%,但相比 2017 年下滑 5.8%。和手机 SoC 芯片销量息息相关的版税收入,自 2017 年迈上 10 亿美元台阶后,到 2019 年也没有迈上 11 亿美元台阶,反而相比 2017 年、2018 年分别下跌 0.6 和 1.5 个百分点。

孙正义当初出巨资收购 Arm,把注押在了汽车、数据中心和物联网设备上,这是一个有望替代智能手机成为千亿颗芯片出货量的市场。正因为如此,收购 Arm 后,孙正义放手让其扩张,Arm 的员工从 2016 年的 4852 人扩张到 2019 年的 6738 人,增长了 1886 人,其中 Arm 的技术人才占比近 80%,达 5375 人。

不过,就在孙正义让 Arm 摆好架势、准备享用大餐的同时,意想不到的事件发生了。2018 年 4 月 16 日晚 ” 中兴事件 ” 发生,2019 年华为被列入美 ” 实体清单 “,遭 Arm 断供。

这两件事直接催生了 Arm 的竞争对手 RISC-V 在中国的迅猛发展。

” 中兴事件 ” 爆发不足 100 天,上海市政府发布鼓励芯片公司使用本土自主知识产权 RISC-V 内核的文件,上海随之成为第一个将 RISC-V 列入政府扶持对象的城市,也标志着 RISC-V 开始大规模落地中国。

孙正义的烦恼:投阿里巴巴19年赚1700倍,买Arm 60年才能回本
孙正义的烦恼:投阿里巴巴19年赚1700倍,买Arm 60年才能回本

在此之前,RISC-V 主要在非中国市场发展迅猛,RISC-V 基金会成员包括高通、英伟达、NXP、三星、Microsemi、美光等半导体厂商及芯片设计公司,谷歌、IBM 等 IT 公司,以及 SEGGER、Mentor Graphics、Express Logic 等做开发工具的厂商。RISC-V 在中国市场则发展缓慢,主要原因是经过 Arm 多年耕耘,中国的市场认可 Arm,中国的芯片设计公司基本都采用 Arm 的 IP,大学每年培养出几十万 Arm 生态的工程师。

但黑天鹅的不期而至,使得 Arm 的重舱——中国市场发生微妙变化。

四、中国市场的意外变化

” 中兴事件 ” 发生之后,2018 年 11 月 8 日,中国开放指令生态 ( RISC-V ) 联盟 8 日在浙江乌镇召开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成立,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任理事长。同时,中科院计算所、中兴微电子、华为海思、紫光展锐、中芯国际、北京大学等研究机构和设计、制造厂商,尽皆入局。有些 IP 公司、芯片设计公司已经开始基于 RISC-V 架构开发产品。

孙正义的烦恼:投阿里巴巴19年赚1700倍,买Arm 60年才能回本

对饱受制约的中国企业来说,拥抱开源架构的 RISC-V,等于挣脱了知识产权的制约,还多了除 Arm 之外的选择,了却被断供的心头之痛。

对 Arm 来说,RISC-V 在中国的突然走红,意味着过去躺赚的时代结束。目前,RSIC-V 在中国还未侵入 Arm 占据绝对优势地位的智能手机芯片这样的高端市场,但已进入 AIOT 中低端市场,阿里巴巴、华米科技等均已推出 RISC-V 架构产品。实际上,国内大大小小的芯片设计公司,包括华为海思、紫光展锐这样的大公司,均已投入 RISC-V 阵营。

Arm 的 IP 正从过去的唯一选择,变成唯二。

五、中年危机

中国市场的意外变化,直接影响了 Arm 的布局。Arm 曾将物联网市场视作继手机之后的下一个千亿颗芯片蛋糕,但中国市场的变化使 Arm 在物联网市场的起步慢于预期。

更重要的是,物联网的主要玩家都是亚马逊、谷歌、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以及华为这样软硬件通吃的企业。在它们面前,仅有硬件背景的 Arm 难以取得明显的竞争优势。

孙正义的烦恼:投阿里巴巴19年赚1700倍,买Arm 60年才能回本

RISC-V 生态

为缓解 RISC-V 带来的冲击,以吸引客户,Arm 宣布了更多低门槛市场策略,同时破天荒地允许客户自定义指令集。针对初创企业,Arm 更是免费开放半导体设计与开发所需的知识产权。说到底,Arm 是想趁 RISC-V 立足未稳,打赢关系未来的攻防战。

总之,Arm 长袖善舞的智能手机市场面临萎缩,视作未来希望的物联网市场又面临 RISC-V 强势挑战,陷入 ” 中年危机 “,使得孙正义收回 320 亿美元并购成本面临巨大压力。

孙正义曾想过其它方法,以期快速收回成本。

彭博社报道,软银曾要求 ARM 将未来的授权费用翻四倍,否则提高每颗芯片的版税提成,总之,要通过涨价的形式,将收购成本转移到客户身上。结果,客户强烈反对。

孙正义的烦恼:投阿里巴巴19年赚1700倍,买Arm 60年才能回本

软银还一时难以霸王硬上弓,因为强制涨价只会迅速把客户赶到 RISC-V 阵营去。

万般无奈之下,软银选择卖出 ARM。

至于谁会为软银买单,买单价是多少,新的买主是否会改变 Arm 的业务模式,一切都是未知数。但有一点可以肯定,Arm 的高光时刻已过,未来发展充满了诸多不确定性,曾经人人羡慕的 ” 小甜甜 “,就这样变成了 ” 牛夫人 “。

温馨提示:
1、在徽乐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徽乐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