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摆渡人” ■通讯员 常兴胜

2020-7-6 04:31| 发布者:风华正茂| 查看:113| 评论:0

摘要:在和县格林豪泰集中隔离点,陈献富像往常一样停下车接被隔离对象回家。回去的路上,他不停地打电话,“赶紧接人,在清佛三岔口”“还有几分钟就到”“你打(电话)不行,我来打”……要求村到指定点等候把人安全接回 ...

右一为陈献富

乡村“摆渡人”

■通讯员 常兴胜

3月3日上午,在和县格林豪泰集中隔离点,陈献富像往常一样停下车接被隔离对象回家。回去的路上,他不停地打电话,“赶紧接人,在清佛三岔口”“还有几分钟就到”“你打(电话)不行,我来打”……要求村到指定点等候把人安全接回。

陈献富是历阳镇党委副书记,个子不高,一身黑衣,戴着一副眼镜,眼镜的背后,一双眼睛透着几许坚毅和刚强——这是村干部周效云对他的第一印象。疫情发生以来,清佛村先是查出2例确诊患者,危难之时,陈献富被委以重命,担任历阳镇防控防疫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常驻清佛村,而清佛村是全县的重点疫点。周效云谈起初次共事的陈献富,印象深刻。人们谈“疫”色变,何况疫点,但陈献富深入疫点危险地带,“全镇流调排查、接送隔离、值守巡逻、隔离回访、联络协调……事无巨细,他样样都干,一点官架子都没有。”周效云说起接送被隔离对象,每次都由陈书记接送,用的是他自己的车。“病例出现,立刻就把密切接触者名单弄出来,防止交叉感染,迟一刻钟,被感染的次数就会增加。”陈献富与时间赛跑,带着人员流调,并根据提供的疫调名单每天与隔离点沟通,然后叫来120车把人带去隔离。“其实这很有风险。后来知道,有的还呈阳性。”他从2月23日后,每天早上都要开车去隔离点接人,口罩和手套是他最好的防护。

“那时也没想那么多,感觉疫情是天大的事,把人隔离就减少风险,自己也放心。”面对“为什么不让别人去”的疑问,“安全重要”,他笑道,一是我熟悉情况,让其他人干自己不放心;二是叫其他人去,又增加被感染的风险。每次他接人回来把自己的车里里外外用酒精喷洒消毒。同事调侃他消毒,“不如用酒精泡把澡”。

“我唯一一次穿防护服是那次接人。”陈献富回忆。3月1日上午,一个被隔离对象在隔离点情绪异常激动,家人都被隔离,丈夫又不会带小孩,她就带着两个只有两三岁的小女孩,心情烦躁,急着吵着要马上回家。她打电话給陈献富:要出去,你马上安排人把我接出去!他安抚她,回家有规定,一是达上隔离期限,二是核酸2次检测呈阴性。她后来做完核酸检测呈阴性,且已超过15天可以回家时,她却情绪陡变,又不回去了,并把门反锁,任凭你敲门就是不开。县隔离点工作人员上楼叩门多次劝说无果。陈献富打听到她的堂姐在清佛酒店,就请来做工作,并把她的丈夫也请来,经过2个多小时的耐心劝说,才做通工作,由陈献富接其回家。陈献富说他与她之前有过联系。两周前的一天她胃不舒服,而药丢在家里,于是她在晚上10点打电话给他,他开车把她的胃药和2个孩子换洗衣服都捎带到乌江隔离点,她由衷地发出“感谢你”。

在这里,陈献富没有午休的时间,与其他领导一同研判形势,总结一天的工作,还有哪些短板,明天哪些事情需要安排等等,有时到次日凌晨3点才休息,其间他要安排协调帐篷安装、搭电等村内琐杂事。2月17日凌晨2:40,有村民突然来村部,说他的老婆预产期到了,马上要生了,苦于一路层层设卡,情况危急。当时正在和时任副县长刘凌晨及镇长邵红雨研判明天工作,没有休息的陈献富知情后,考虑村民事发突然,若不及时相救,就会有生命危险,于是就向领导主动请缨“我来带队”。他开车引导,村民车紧跟其后,一路“过关放卡”,顺利来到桃花桥下,两车平行时,村民难掩激动:我不认识你,太感动了。陈催他赶紧走,生人要紧。

“干事果断。”与陈献富共事多年的镇干部蒋炜谈到对其印象脱口而出。2018年,历阳镇扁担河、滨河花园、历阳佳苑等老旧小区改造,一些居民为一己之利斤斤计较,致使违章建筑、小菜园等拆(铲)除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影响项目施工,更有扁担河小区与德馨花园小区居民为一块630平方米的土地争得面红耳赤,相持不下,并阻止施工。“陈书记带着镇文明办走访土地部门,逐一小区摸排,把意愿摸上来,并确定方案,召开业主会,上下贯通,使问题妥善解决。”由于工作到位,历阳镇在资金非常困难的情况下,争取上面资金,谋划设计,提前5个月完成该项目。其中有争议的那块土地建成了小型停车场,两小区居民“坐享其成”。

疫情也给孩子们的学习带来不便,他们不能上学,只能待在家里通过线上学习。“家里没有电脑,怎么学习?”村干卢从英说起大学生汪佳佳,李禹嘉和李瑶姐妹俩,颇为同情,她把情况告诉了陈书记,因为她知道,这些问题只有他能解决。2月29日,19岁的村大学生汪佳佳正在上大一,不能前往她家佳源中央城新房讨电脑在线学习,陈献富知道后,帮她从朋友处借了一台电脑给她用,为了让她上网,政府还在她家附近安装监控,让她可以无线上网学习。

李禹嘉和李瑶,是姐妹俩,一个13岁念五年级,一个9岁念3年级,其中,李禹嘉暂住望江外公家,线上学习需要的学习卡丢在家里,而李瑶在家住,想学习没电脑。3月1日,卢从英请陈书记安排人去李瑶的外公家讨电脑并把学习卡顺便带去解决姐妹俩的学习难题。由于外公家住望江村不能出来。陈就安排村干去望江村把电脑讨回,把学习卡捎去。“事成后,陈书记还不忘过问此事。”村干周效云笑道。

陈献富这段时间没回家,他在和城有一处临时租房,父亲则在螺百老家。令他最牵挂的父亲患有高血压,2月11日血压陡升至200mm以上,非常危险,陈也没时间回老家带父亲看病,而父亲遵村医医嘱只能斜躺在家里,不能动弹,他电话让他的妹婿紧急将父亲送往芜湖医院。陈献富处理完手头事后,夜间驱车前往芜湖医院,只见父亲刚刚检查结束,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他血管部分淤血,脑萎缩。陈献富看到父亲,心一酸,只对父亲说“我很忙,不能陪你”,但他一直瞒着父亲,没告诉他自己在最危险的地方,父亲每次电话问他在干什么,他总是搪塞父亲:我在巡逻。“我真的对不起他,对父亲的照顾简直太少了。”陈献富谈起父亲,心情沉重,语气中兼有愧疚和自责,他俩父子情深,从小父亲就一直宠爱他,如今工作了,只要一回家,父子俩就有谈不完的话,说不尽的事。“看住他不能让他再喝酒。”爱父心切的陈献富简单交代妹妹照顾好父亲,然后就匆匆回到清佛“疫”线,一路上他的脑子里尽是父亲的影子和疫点的工作画面,两相叠加,“有家不能回呀!”他感叹,两三岁的儿子一到晚上就与他视频,“爸爸,我想你。”他安抚孩子:爸爸也想你,等爸爸回家给你买好多玩具,好不好。

陈献富,一个尽职尽责的乡村“摆渡人”,逆行而上,让人们远离病毒,远离危险,远离困难,他乐意摆渡,在乡村,忘我地工作着……

温馨提示:
1、在徽乐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徽乐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