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回帖总排行
    • 采纳总排行

    暂没有数据

    • 查看作者
    • 过年的亲情□汪晓佳

      杨卓莉画《幸福中国年》

      每年春节前后,亲戚之间便开始了相互走动。节前,与我同城居住的堂弟堂妹就拎了东西来看我,第二天,我妻子又拿了一些东西去看望我在堂妹家生活、年岁已高的叔叔婶子,从而揭开了年关走亲戚的序幕。

      还有住在城里我妻子的两家亲戚,年前也都是拎着礼物来给我们家拜年。三十多年间,每年过节,他们都会来。从农村来的亲戚,拿的都是小鸡、鸡蛋和红芋等什么的土产品,大老远而来,无论东西多少,我们都是感动至极,都要认真地为其准备一顿丰盛的饭菜。我以为,人家能来,就是对你的尊重,说明心里还没忘记你,这就足够了。

      他们从农村带来的活鸡活鱼,都是由我负责宰杀。这样的技术,还都是我小时候在老家跟娘学的。娘不在了,妻子胆小不敢杀,这些活计非我莫属,也乐此不疲。如今,年岁已高,发胖的身躯弯不下腰去了,勉强蹲下去,也会哼哧哼哧地喘大气。所以,这几年杀鸡宰鱼的事都是花钱到街市上解决。解决的时候,我让店老板帮我把鸡鱼都剁碎,装成一小袋一小袋,每一小袋正好够一家人吃一顿的,省得我到时候还得重新加工,不过也就是再多花俩钱罢了。钱不花空地方,花哪儿哪起作用。

      父亲自解放后便一直在数百里外的阜阳地区一些县里担任领导职务,家也就随着他职务和任职地点的变动搬来搬去。家无论搬到哪里,一年中中秋和春节两个节日,我们都要全家出动,带上东西,或自带车或坐长途班车看望两位老人家。我们无论带些什么东西过去,父母全然不在乎,临走还要给我们带上比我们带去的东西还要多的东西,尤其是春节,除了给我们回带东西外,还要给我的孩子一笔丰厚的压岁钱。

      如今,父母双亲早已去世,老两口在市委家属大院居住的老房子也出租了。虽然没有了老人健在时的家,但一到传统佳节,我却依然想到了他们居住的那所老房子,仿佛又回到了他们身边……

      在我们淮北这个地区,每逢春节大年初二,孩子们都要去给父母拜年。这天,国道和高速公路上,长龙般的车队,前不见头,后不见尾,汽车轮碾压的刷刷声,不绝于耳,恰似潺潺的流水,又像一曲悦耳的曲子;每个高速公路服务区,也是车满为患,奔向家中拜年的人们,在这里添点茶水,加点油,远路的再吃点饭,或者去去洗手间,然后再提足了精神气继续向家的方向驶去。

      想当年,城乡间还是许多土路的时候,初二以后,城里的人回家一般都是乘坐公共汽车、打的;农村人多半是步行,或者是骑上自行车,开个摩托车、三轮车什么的,均在尘土飞扬的乡间大道上缩短回家的路途。你来我往,熙熙攘攘,好一幅壮观而又温馨的政通人和、繁荣盛世的景观!

      我妻子兄弟姐妹六个,她是老大。岳父岳母6个儿女6个家,都住在不同的地方,大年初二这天都会从四面八方聚拢来,再加上岳父母其他的亲戚,30多口子老老少少的人和各种车辆,把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塞得满满的。妻子的弟弟幸亏开了个路边小饭店,不然这么多人,中午吃饭都会成问题。大家见了面,相互问候着,相互给孩子们一点象征性的压岁钱,孩子们相互追逐嬉戏着等等,看到这一切,两位老人始终是精神愉悦,笑逐颜开,满面红光。对于他们来说,四代同堂,真算是幸福的人生了。

      然而,岁月不饶人。年近九十岁高龄的岳父,于去年夏天溘然去世,撇下了老伴和满堂儿孙一大家子人。以往大年初二,大儿子都在单位值班,都由我带上一家人由儿媳妇开车前往岳父岳母家拜年。今年,大儿子不值班了,他执意要去给他姥姥拜年,这样,车子便坐不下了,我就没去。虽然人没去,但我的心里却去了。脑海里便时不时清晰地浮现出以往年初二中午吃饭的时候,总是坐在岳父身边,犹如他的大儿子似的情景来,不禁凄然泪下……

      过年的亲情□汪晓佳

    • 0
    • 0
    • 0
    • 46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